雨声沥沥的配合下

 内幕资料     |      2020-06-05 10:08
这个长虹股份果然争气!才两个月不见就呼呼窜到21.82了,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如果现在变现那应该有35万左右了,那种难以言传的欣喜与光亮感还在,那就继续放着罢。唉!钱有时还真他妈的好赚!对了,我这钱就不会是“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了吧?可真与老爸老妈那流血流汗所得的属于同一种类?怎么看也不太像啊!况且股票本身并不会产生钱,我这一高兴肯定有人在哭爹喊娘了,这道理如“羊毛肯定是出在羊身上的”那么简单!不过,我马上打消了这个顾虑,最有远见、最有前途、最大公无私还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政党亲自领导主持的东西还会有错?有错的肯定是鼠目寸光、刚愎自用、自私自利的普通老百姓!跟你说了,这不是国家坐庄的赌博,那叫风险投资懂不?你这样说是对党、对人民、对国家的恶毒攻击,我可以告你诽谤罪!当然,这么一来咱这个收入就是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理直气壮的血汗风险收入了。我觉得应该提前明确自己该走怎样的路了,虽然顺利毕业是必要的,但不能老读呀读的,读书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大人物有好多种,但我向往的仅仅局限在政治与经济两个领域。到底是走政治路线呢,还是经济路线?个人以为:世界是物质的,而权力与金钱是这个物质世界的根本!走政治路线可以抓住权力,走经济路线能够抓牢金钱。可权力最终是属于国家的,只不过暂时让获得的人使用罢了!而且有一定的有效期,就算在有效期内离开了特定的地方也根本比一堆垃圾都不值。但金钱是属于个人自己的,能够终身享用并富及子孙几代的,就算环境变得不在适合居住,也完全可以转移到适合的国家继续幸福生活。这么一想就完全通了,那就成为另一个比尔.盖茨吧!至不济也弄个李嘉诚之类的。一想到自己就是异日的世界首富,心中就一阵豪情壮志!那区区35万能有什么玩头?这么小的基数就是再翻几个跟斗也还是小混混!现在目标是搞钱,搞钱,再搞钱!但怎么搞?这有讲究!快速的方法有两个,其一向师父伸手借,他绝对不会不肯的,但这种方法终究不合我的胃口。其二是把那些存放在师叔那里的玩艺儿卖掉一些,就是不到中东的黑市上也该可以卖个好价钱!但还是感觉不爽,并且怕是我一提出来,他就主动送我了!难道咱就不能通过自己双手堂堂正正迅速赚一吧的?未来的金融大鳄还能让这么一个小麻烦给捆死?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咱就通过江湖卖艺纠集一点资金吧,问题是我现在技术是拿手了,但就是缺少灵感,也没有好的曲子。《夕阳下的枫树湾》为什么能够成功?除了里面融入了我对若蓝那种深深的眷恋外,再就是曲调优美抒情,极具地方民族色彩,并且是极少有人听到过的。《高山流水》这种名曲别人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我无论吹得怎样都不会有那种效果的,而不能感动自己的曲子肯定也不能感动他人,拿出去只会丢人现眼!虽然我抽空录了很多曲子,但也仅有一个即兴曲还算满意,充满着一种山野自然的气息,但终究还是差了一点,没能像《夕阳下的枫树湾》那样打动人心。作为点缀还可以,但作为主打就怎么都不适合了,我要的是让自己痛哭流涕,让他人目瞪口呆的神曲。灵感,你在哪里?快出来吧!让我录一曲能赚大把大把金钱的神曲吧!唉!神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哪能强求的?也只得作罢!如果真不成,那也不能坐失良机,为了明天咱也不能束手束脚,厚着脸皮也厚他一回了,但不是山穷水尽咱还是不会采用那两种下下之策的。蔚丫头写了一会作业,搔搔头皮看看我,我看她却又低下头写作业了,一会儿后又抬头看看我,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她今天是怎么了?要碰上什么问题老早发问了,我刚要开口问,她就站起来转身往后走去了。听到拉开抽屉以及塑料包装的声音,我就知道她又在拿曲奇了,就转头语重心长道:“蔚丫头,人可得讲信用哪!否则让谁还会再相信你?”“哪能,哪能!我准备把曲奇喂大毛、小毛,就先给尝尝是不是合它们的胃口。”她讨好地笑着道,却没有一点尴尬。这丫头,这种借口也找得出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手!看我不为所动,她马上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我已经忍了好几天了,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嘛!要不我每次少尝一些,慢慢就戒掉了,你看行吗?”说的也在理,一下子让她戒掉多年来养成的恶习还真有些难为她了,再看她那副可怜像小猴子的模样,我还能硬着心肠?她看我苦笑微微点头,一下子冲上来搂住我的脖子道:“谢谢易哥哥!小蔚最听易哥哥话了!”我简直是条件反射般要去拉开她的小手,现在除了若蓝我是求之不得外,其他的我实在是有点怕了!虽然她根本没有那种意思。但我一眼看到了她手中抓得紧紧的曲奇,不禁苦笑着直摇头。外面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还隐隐有雷声响起,蔚丫头就提早回去了。我忽然感觉自己很有吹一曲的兴致,就把录音设备准备好,又从小水盆中取出一片竹叶。连续吹了几个曲子,都不得其道,自己随便娱乐娱乐还可以,但拿出去就丢脸了!雨越下越大,雷声隆隆,真是的!九月份下什么雷雨嘛!一道闪光,一瞬间睁眼如瞎,我隐隐有一种感觉,但就是抓不住。接着“噼啪”一个惊天霹雳炸响,耳朵“嗡嗡”不断,灵感如黄河决堤般狂泻而出,脑中不由闪过教蔚丫头时圆周率在电脑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具体数字,这不就是谱了吗?虽然这谱没有具体的音调、音阶以及轻重、长短等等,只有纯粹的符号,一切怕也只能靠感觉了,幸亏咱现在有的是感觉!我闭上眼睛,脑海马上跳出“3”的符号,同时一缕浑厚的低音随唇飘出,在雷声隐动,雨声沥沥的配合下,还真有一些深邃、神秘的味道。“3”才缓缓隐去,随之“1、4、1、5、9、2”一个个音符不断在脑中显现,隐去。当然,那“9”自然给我解读成“2”了,如果碰上“0”就按乐感理解成停顿或者干脆当它不存在。我仿佛感觉自己缓缓升入太空,掠过地球、月球,向着太阳前进。银河像一个带旋涡结构的铁饼悬浮在辽阔、遥远的黑色宇宙空间,曲调也在低沉、宽广与辽远中缓缓而动。无数流星在我身边滑过,好一阵美丽的流星雨!我的曲调也变得绚丽、活泼而生动。太阳风迎面吹来,我感觉浑身的清爽,曲风也就转为自然而清新。地球、金星、水星一个个点过去,很快就靠近了吐着长长火苗的太阳,原来百万年来照耀我们的就是这样一个大火球!我感到由衷的崇敬与深深的感激,笛音也变得庄严而肃穆。离开煦暖的太阳,我朝着银河系中心进发。黑暗的宇宙空间让我感觉一个人是那么的孤独与寂寞,不由忆起了若蓝那温柔而害羞的脸。曲子就变得在苍凉与晦涩中显现一种平和与安详!我看到一颗不知名的恒星强烈的耀斑一浪高过一浪,忽然猛地爆炸开来,光线、物质四处飞射。笛声也如同一条飞蛇在黄山三十六峰半中腰里盘旋穿插,越旋越高,越高越险,顷刻之间周匝数遍,突然又如东洋烟火般爆成一朵彩花。还没容我仔细欣赏,数不清楚的恒星就迎面而来,曲调也变得豪迈而大度。原来银河的中心还盘横着一个巨大的黑洞,所有接近的声音、光线、物质等都被吞噬,我从它背面恒星耀眼的光线留下巨大阴影找到了神秘的它,同时曲音也透射着宇宙的神秘与我强烈的好奇。离开银河的中心,我通过一个被撕得支离破碎最后又被无情吞灭的恒星又发现了一个超级黑洞。看着充满物竟天择与适者生存意味的撕咬与吞食,曲风也流露着深深的伤感与无奈。我感觉自己一直在向着宇宙的边沿进发,沿途看到耀眼新星的产生,看到超新星爆发坍缩成白矮星、中子星甚至变成黑洞,也看到黑洞在爆发中灰飞烟灭。我越来越真实感觉这个虚幻的宇宙,渐渐就分不清什么是虚幻,又什么又是真实了。我仿佛到了宇宙的尽头,这里缓缓扩张着,感觉自己像不断吹大气球上的一个点,任何物质都在离我远去。但越扩张越缓慢,缓慢之极就是一个瞬间的停顿。停顿过后我马上发觉好像所有物质向我缓缓靠近,这不是意味着整个宇宙开始以我为中心收缩了吗?还没等我产生任何的行动,各种星系就四面八方向我不断加速聚拢而来,而接触到我的所有物质都被压缩成只有质量而没有大小的点,同时身体压力剧增。我刚要躲开那个地方,猛然发觉身体根本动不了,不禁魂飞魄散!同时,宇宙物质如狂风暴雨般急剧打在全身各处,宇宙收缩的速度以几何级数上升。我感觉万斤重压向我压下,胸腔内所有的气体狂喷而出,不禁一阵昏眩。猛咬牙间忽然感觉一个停顿,整个宇宙收缩完成了?我成了宇宙起源的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无尺度但却包含了宇宙全部物质的奇点?“噼啪”又是一个落地惊雷。我感觉全身猛炸开来,在意识爆成粉末的瞬间又产生了一个想法:世界大概又多了一个脑死亡的白痴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突然一个惊醒,手忙脚乱着狂睁眼睛。啊……我发觉自己浑身湿透着瘫在沙发上,一脸的热泪。还没从震撼之中清醒的我,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看着脚下已经成为了无数碎片的竹叶又发起呆来。听着外面已经变得缠绵的细雨才逐渐清醒过来,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我擦去脸上的泪水,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不禁苦笑着想:吹个曲子都吹成这个样子?也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顾不得浑身湿透的衣服,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我马上动手回放录音的效果。前面当然是垃圾,但从一个震撼人心的落地惊雷之后我的心神再次迷失在笛音与大自然的合奏之中了。我几乎不能思考地再次经历了宇宙的无穷奇景、神秘的天体及其亿万年的演变,心神也深深沉浸于凝聚在曲中的百感交集之中。一个停顿之后,笛音越来越急,越来越凝重,后来根本不是耳朵能够跟上与能承受的了,只有内心的狂震!不知雷声是主导者还是配合者,隐动的雷声很快变成了雷声轰鸣,最后简直是万雷齐发,像要炸飞地球似的。突然又是一个停顿,我感觉仿佛一切又回到了身上,可还没等我喘出一口气,一个惊雷与笛声猛地爆炸开来,意识也进入了一个“无”的状态。幸亏在爆炸前的停顿中已经早有准备了,才能很快清醒过来,但遗憾的是:发觉自己又是一脸的热泪!我没有哭,只不过流了泪!这大概就是人所能用音乐表现的极限了吧!也代表着我在音乐方面探索的顶峰与总结。我看这个曲子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因为那是神创造天地的再现,那就定名为《神曲》了罢!不过,我担心的是怕以后除了史学家没人会知道但丁的《神曲》了。唉!“江山代有人才出”,他风流了那么多年也该轮到我了吧?我心情复杂地把这个乐曲剪辑出来,并录制了一个盒带,正好一个面用完,那就是说整个曲子长度刚好是半个钟头了?真是夸张!洗了个澡,浑身舒泰,但就是没有心情看书,更不要说是睡觉了。可我又不敢再听,怕再次落泪,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又怎么能婆婆妈妈的一哭再哭?让蔚丫头知道我还有什么脸面混!第二天清晨空气特别新鲜,真是一场好雨!不知腰包里落进多少?记得那盒《古韵悠扬》的盒带我们11个人各分到了近20万,那么总共220万,按照约定的分配比例,社团也有220万的收入,而听说社团与北京敦煌音像出版社也是对半分利的,那么那个盒带之前的利润已经是近千万了!这还是盒带仅在大陆与港澳台发行的,这么一算我就知道自己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了。蔚丫头才见到我就问昨晚打雷的事,还关心地问我是不是被吓着了?让我忍俊不禁之余还真有些感动!上午学校里也到处在谈论昨晚的雷声,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恐怖的雷声,百年都难得一遇,恐怕天下有大变云云。我按着名片上的号码给北京敦煌音像出版社的程经理挂了个电话,选择这个音像出版社是有原因的。我打算以《神曲》、《夕阳下的枫树湾》还有那个山野小曲做一个专辑,而发行《古韵悠扬》时社团与该音像出版社之有版权合约,我找他就没有任何的版权纠纷了。对了,那个小曲就叫《山野小曲》了吧!他拿起电话口气很是生硬,但我报上名头后,他就客气无比了,我再把意思一表达,他就急不可待地非得立刻和我会面,听我的《神曲》不可了!我知道《古韵悠扬》很是为他们赚了点钱,这么刁滑的他能不把握这个发财的机会?怕的是被人捷足先登吧!我选了学校对面的咖啡厅,还要了个包厢,当然要他带个单放机过来。这包厢费?还是自己来吧!成大事者哪能老斤斤计较于蝇头小利的?我一壶蓝山咖啡下肚才见他匆匆而来的身影,这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但他公文包还没放下就已说了三声“对不起”了,原来是他们总公司在开高层会议,他是半路溜出来的。他调上咖啡才喝了一口就问我曲子的事了,我也欣赏这种办事风格,就爽快道:“先听了曲子再说其他的!”他马上从公文包取出单放机递给我,还是sony超薄型的,音质肯定错不了。我放入盒带,把音量调到最大,一按play键,然后就收敛精神让自己隔绝了听觉。我可不想再哭,不过他这次注定出丑大了,我还顺手把将要递给他的面巾纸都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果然,首先他先是一惊,转首向我看来,但很快目光的焦点扩散开来,那应该是心神进入了曲子所描绘的宇宙奇景中去了。他一片肃穆的脸上马上显出轻快的表情,可立刻又被一种感激替代,转而变得孤寂、雄壮、苍凉……我还真没想到一个人的脸上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他百感交集的脸上很快就涌出了泪水,但表情变化更是丰富、频繁,简直是在玩变脸游戏嘛!突然,他神色一松,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我就知道马上就是爆发了。果然,内幕资料他全身一颤抖,眼睛发直着不动了。我马上放开精神,放开了听觉,嘿!还真是静,除了单放机马达低低的噪声。我关掉单放机,看了看一动不动的他又咳嗽了一声,他眼神迅速聚焦,马上看到了我。我微笑着递过面巾纸,他这才知道自己脸上的状况,一个转身,手忙脚乱地善后了。看着他脸上的尴尬,我忍着笑把自己第一次听到的情形说了一下,他神色才稍稍变得自然。既然曲听完了,那就是下一步的事了。我笑着道:“不知这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曲儿还入不入得程经理的法耳?”他没跟我客气,正色道:“曲子好坏不用我来说,它自己已经说了话!现在我要求把整个版权买下来,你开个价。”没有为压低价格而故意睁眼说瞎话?不由赢得我三分好感,但好感管好感,生意仍旧是生意,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我随便伸出拇指道:“就这个数吧!”“一百万?”他皱眉道。一百万也皱眉?他应该也算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了,应该大概知道这个曲子的价值不是?看来根本不是为这个价位而皱眉,而是狡猾狡猾的有!想从基线上就给我压力,表示这个价位已经离开他心理价位不远了,暗示我不要狮子大开口吧?可是我对《神曲》有绝对的信心,我可以预言:凡有耳朵的,一听到就注定了被吸引的命运!而根据《夕阳下的枫树湾》我已经推算出这个曲子应有的价格了。我摇摇头仍旧竖着指头。“一千万?”他猛吸了口冷气,脸色都发绿了。看来还是被吓着了!不过既然是神曲,那应该有神曲的派头!一千万怎成?至少小数点也得后移一位不是?我左右摆动着手指道:“不是一千万,是一亿!”说低头喝咖啡,咱手中有《神曲》,心中不慌!他如被人踏着了尾巴般猛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盯着我喃喃道:“疯了,你肯定是疯了!”想想也是!一亿元买一个曲子的版权?那实在太超乎正常人想象的范围了!也许不认为我是傻子的,那么他本人估计就是傻子了!但听过曲子之后应该能产生相当的承受能力吧?估计是他只有大陆音像界这个小水洼玩水的经历,而从没接触过大海的原因吧!“喝咖啡,喝咖啡!”我一脸轻松道:“别急!我们坐下喝着咖啡慢慢谈。”他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僵硬着身子缓缓坐下。我喝了一口,抬头道:“东西的贵贱不在于具体的价格,而是在于它能产生多少的利润!一块钱你说便宜?我说贵了,并且是贵得离谱!因为它不产生任何的利润。一亿你说贵?我说贱了,简直是下贱得不可思议!当然,首先你得确定它能不能在不同年龄、种族与信仰的人群中产生共鸣。”我顿了顿,让他稍微消化了我说的,又接着道:“我想提醒你一点:《夕阳下的枫树湾》只是在大陆与港澳台发行,但你也应该知道那个曲子与这个我命名为《神曲》的高下!”包厢里空调已经打得很低了,但他还是听得额头汗珠直冒,不由拿过面巾纸连连擦着,可头还是如条件反射般连连摇着。既然这样,我得刺激刺激他!我指着他放在桌上的手机道:“借我用一下行吗?”他不知我用途,当然是满口答应着。我拨的是上海滚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鲁经理手机。“鲁经理好!我是《夕阳下的枫树湾》的作者易翔,我又出了一个新曲,不知……”我还没把话说完,正皱眉思考的程经理突然一把夺过手机,对着话筒道:“他已经签约了!”然后“啪”一声挂断了。我什么时候签约了?看来曲是势在必得的了,只是具体的价位问题。他刚要说话,手机响起来了,我一眼看到还是鲁经理的号码。他低头一看,一下摁掉道:“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只是下面跑跑腿的小经理,你先喝口咖啡,我马上就回来。”说着就开门出去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马上把合上的门打开一些,精神高度集中,耳朵就竖起来了。听着脚步声,他应该一直走到了20米开外那靠窗的角落了,真是够小心的!幸亏外面只有低低的钢琴曲声,喝咖啡的也不是说话赛打雷的渔农民兄弟,看来咱这个顺风耳还是能派上点用场的。“宋总,我现在已经听了这个曲子,我的结论是:不惜一切代价买下版权!”程经理的声音传来。原来对我这个曲子的评价是这么的高?真是有些意外!看来魄力虽然不大,但眼光不短啊!怎么?通过手机传来的那个什么宋总的声音捕捉不到?这不急死我吗!马上又是程经理的声音道:“他是同意了出让版权,但这小子还不是狮子大开口,而根本是疯子说梦话,他开出的价位居然是一个亿!”幸亏还能根据程经理说的推测出宋总的话,但那小子面前一套,背后又一套,也不是什么好鸟!“我没听错!他确实开的是这个价。”程经理确定道。听来也吓了那个什么宋总的一大跳吧!听过曲子的都这样,没听过的不跳才怪了!“我绝对肯定!我甚至怀疑那个曲子是有灵魂的!”程经理又道。灵魂?我的曲子有灵魂?夸张得太过头了吧?可是想想也真有那么一点道理!因为一听到这个曲子,心神就只随着乐曲感受里面的物相与息怒哀乐,而不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连我这样的精神控制力也两次泪流满面,真是邪门了!不要真是刚好有什么鬼魂融合在里面了吧?我猛一震,难道是那个幽幽呼声?不由连毫毛都竖了起来。“那好,我马上带他过来。”说着就是合上手记的声音,马上就听见了他匆忙的脚步声了。我装出悠闲地搅拌着咖啡,一副耐心等待的样子。通过这一番偷听,我基本确定了程经理就是那个宋总的亲信。想想也是!这个部门是整个公司最关键的,它的兴衰与总公司的兴衰息息相关,任谁当总经理都不放心不是自己绝对亲信坐着这位置的。我们在一幢摩天大楼前停下,果然有些气派,顶层估计已经在云层上面了,那可是神住的地方啊!看着进进出出到处都是忙碌的人,看来生意也不差哪!我们乘电梯直上顶楼的会议室。接待小姐很是漂亮,但是不是花瓶俺就不知道了,她带我们进入会议室。我一眼就看见一排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阳光与外景几乎把会议室打扮成一个神的国度。我这才注意到其他的,会议室的面积竟然有二百多平米,但旁边密密麻麻都是椅子,只有中间才是一张巨大的长桌,看来大大小小的会议都是这里开的了。长桌两边各有8个座位,两头各是一个座位。上首那胖胖矮矮的中年人应该就是宋总了,但让我有些特别感觉的是他那个浑圆的头,简直就是头颈上顶着一个篮球嘛!只不过这个篮球又经过一番装饰罢了!那右边第三个空着的应该就是程经理的位置了,但宋总对面的也空着,估计是多余的位置。接待小姐把我带到长桌末端的空位,就退了出去,程经理也回自己的座位去了。宋总一直是微皱眉看着我,但没有太多看傻子的那种表情,估计《夕阳下的枫树湾》的余威与程经理的拍胸脯都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但其他人都是一副奇怪的表情,看来事情还没跟他们说。宋总示意我坐下来之后就道:“刚才那个事情就按说的办!现在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夕阳下的枫树湾》的作者易翔。”他顿了顿,接着平静道:“他今天给我们带来了版权开价为一个亿的新曲。”马上就是一阵哄笑声暴起,一时整个会议室尽是狼哭鬼嚎,群魔乱舞!捧腹的有、仰天的有,而仅有的那女性甚至还笑出了泪水。宋总也并不比他们好多少,看来骨子里还是半点都不以为然吧!也只有程经理是面无表情地坐着。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都还像小孩子似的?成何体统!想来也是!不在总经理面前表现得理智一点,那还不让人认为弱智?我注意到旁边那套高级的雅马哈音像系统,特别是看到四个角落巨大的落地音响心中马上有了主意。既然他们笑得狗窦大开,那也得给咱一个高兴高兴的机会不是?我示意宋总我有话要说,他当然不会阻止,我用让每个人刚好清晰听到的声音道:“听了曲子再说其他的吧!”宋总也点头表示同意,笑归笑,但毕竟每个人也想见识见识我自称卖价一亿的曲子。音像系统是都调节好的,简单操作一下还是没什么难度的。我把单放机的输出插孔连接到供放,顺手把单放机与供放的音量调到了高位。不给他们一点下马威,咱以后还怎么混?我道:“那我开始了。”马上就按下了play键,同时也隔绝了自己的听觉。前面几秒的静音,他们还交头接耳,一副看猴戏的模样,但马上浑身一震,眼睛就发直了,就是早有准备的程经理还是一个样!我就知道一听到这个曲子,意识就由不得他们了,况且我把音量调得那么高!看狂震的玻璃窗就可以想象这个落地惊雷的效果了,只是不要比录制时候生动才好。唉!风水轮流转得还真快!现在是轮到我看猴戏了。我边欣赏边回自己座位!虽然猴戏实在是精彩,但咱这把年纪的,半个小时站着也实在吃力,不坐着还真不行哪!看着一群人流着泪玩变脸游戏就是比单看一个人的刺激!半个小时还真是有点长,就算猴子们表演再精彩也一样。看他们脸上一松,我就知道差不多该结束了,就走过去取盒带了。等曲子放完,我就取出盒带放入兜里了。看着他们那痴呆的样子,应该都是脑里一片空白吧!他们有兴趣傻愣着,但我没有!我咳嗽了一声,立刻惊起一桌的惊慌。他们看到对方脸上的,马上就想到了自己脸上,都慌乱着转头整理仪容!既然都是刚才嘲笑我的,那咱自己的经历就不拿出来分享了。既然这个曲子自己已经说了最动听的话了,那么咱应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我笑着首先开口道:“我突然觉得这个曲子远不止这个价格!我还是先让另外几个唱片发行公司的老总听听再做决定吧!”这下他们急了,程经理更是连连给宋总打眼色。宋总目光扫了一遍在坐的,沉声道:“五千万,一口价!”“谢谢各位!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我说着站起来,准备拔腿就走。咱手有《神曲》还怕谁?要是我肯麻烦张叔叔,哪愁不能找个好买家?“坐!坐!有话好好说嘛!”宋总马上挽留道。这老狐狸!唬我?但我马上意识到了原因,我突然不想出让全部版权了。本来我想一次性卖个高价然后进入股市,但我从他们的态度中猛然意识到这实在是目光短浅之极的决定!这曲肯定是只会下金蛋的鸡,比股鸡还金,无论卖了多少都将被证明是极端愚蠢的短视行为!幸亏醒悟得早!并且咱瞬间就想到了筹集股市资金的办法了。我缓缓坐下,轻松着道:“本来我是准备要价一亿的,但现在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这个价格实在要得太高了。”我看见他们都张着嘴不动了,只有宋总深深皱起眉头。哪还有这种谈判的?谁都知道现在主动权操在我手上!但我就是不爱常理出牌。“我觉得还是利润分成算了,这样就不会让你们吃亏了!”我装出一副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他们考虑的样子道。“就按你刚才说的价格买断版权!”宋总正色道。现在我完全摸清他的底细了,也严肃道:“买断版权的事就不用谈了,要不你找别人,就是二亿也不行!但我对对分利润倒很有兴趣!”他看着我,额头直冒汗,缓缓道:“我如果出三个亿呢?”奶奶的,真是有魄力!不过他越出高越露出底细,问题是他们根本没有还价的资格!我微笑着,目光孜孜道:“你开得越高不就越让我意识到这个曲子的价值吗?我除了你们这个买家还有很多,但你们别无选择!”一句话又说得宋总冒着的汗珠滑落下来,而两边坐着的也是紧张万分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清醒意识到这个曲子对整个公司的价值!“对半绝对不行!三七分成,你三我们七。这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我们那么多人……”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主动权在自己手里还怕他个鸟!我一口打断他的罗嗦道:“这样吧!我也退一步,我提出一个方案,你们认为可行就签约,如果不行,那就当我没来过。”他们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地等待着我的提案,也是最终的方案。“四六分成!你们六我四,但我要预支一千万。”我一锤定音道。看着他们面面相觑的样子我又道:“要不要我回避一下?”宋总颓然道:“我们表决吧!”自然是所有人都缓缓举了手。看来我提出的条件也不是很苛刻,从宋总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他一脸的如释重负,却又带着奇怪的神色道:“对了,你听着那个曲子怎么没有感觉?”真不愧为总经理,心思谨密!程经理在咖啡厅就没注意到这一点。我笑着半真半开玩笑道:“你另外加一个亿,我就把耳朵塞棉花的秘密说了!”宋总带头一阵大笑,但与刚才那阵大笑根本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现在我感觉大家发出的完全是最真最纯的会心微笑嘛!我一高兴就笑着道:“既然大家合作这么愉快,那么我另有一个小曲也赠送给你们了!”这次宋总亲自表示对我感谢,其他人就只有拍手了。当然,我也不能白送!顺便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在出版时每个曲名下面注明几个小字,在《神曲》下注“浙江省.z市”、《夕阳下的枫树湾》下注“z市.枫树湾”、《山野小曲》下注“枫树湾.刘家村”,并要他们到时写入合约,我总得为养育我的家乡为若蓝做点力所能及的什么吧?他只是表示奇怪,却没提出什么异议。既然谈判圆满结束了,我马上告退,道:“那好!我今天就回去了,你们看什么时候方便我就过来签约。”“小金怎么还没好?叫他过来修改。”宋总皱眉吩咐道,马上有人离开座位去了。看来实在是怕我变卦!不过他们搞出来的合约我绝对不敢不在可靠的律师在场情况下随便签,就马上给大师兄挂了个电话,要他介绍一个精通企业法的可靠律师过来,他可是说过“有困难找警察叔叔”类似话的!他果然满口答应着,我给了他地址,要律师马上过来。等他们把合约修改好,我的律师也到了。他姓胡,40左右,一副标准的白领打扮,我一看就知道也是个贼精的货色!我把合约交给他过目,果然找到漏洞,还好是小毛病!要是大的漏洞,那这桩生意就吹了!因为我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们是设套的骗子。合约是当天签下了,但具体的只能明天了,因为他们实在不放心!走出大楼我不禁浑身轻松,就问胡律师道:“佣金多少?”“哈哈~”他笑着道:“我是很想要,可是想到让老季知道这么一点小忙也收他小师弟的佣金,肯定是一拳被他打死在地上!那我是打死我也不该收了。”那么熟?肯定是师兄老朋友了。不收更好,省得我破费!不过,他马上给了我名片,让我有生意照顾照顾他。还真是贼精的人物!知道放长线吊大鱼,但总体给我印象不错。

  新浪娱乐讯 5月1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疾控中心环境所所长施小明表示,低风险地区影剧院开放要做好六个方面:开业前要做好消毒防疫物资准备;完善预约购票渠道,现场采取非接触扫码的方式;限流分散就坐,座位保持一米距离,增加体温测量;环境清洁卫生,定时对公共设施进行清洁消杀;确保通风换气,加大新风量运行;工作人员要做好个人防护,佩戴口罩,手卫生防护。(人民网)

来新浪理财大学,听投行大师兄程郡讲《5小时看懂公司财报》,揭秘常用造假方法,看清大公司财报里的猫腻与机会!

,,黄大仙一码必中特资料